地震可以预报吗?据说唐山大地震时有个县一个人都没死?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19/08/23 04:52:59
地震可以预报吗?据说唐山大地震时有个县一个人都没死?地震可以预报吗?据说唐山大地震时有个县一个人都没死?地震可以预报吗?据说唐山大地震时有个县一个人都没死?答案很明确:地震是可以预测的,但预报需要准确

地震可以预报吗?据说唐山大地震时有个县一个人都没死?
地震可以预报吗?据说唐山大地震时有个县一个人都没死?

地震可以预报吗?据说唐山大地震时有个县一个人都没死?
答案很明确:地震是可以预测的,但预报需要准确的发生时间和震级、烈度,这一点很难做到,正因为这一点,我国的做法是:宁可不报.
地震预报分3个层次:长期预报,中期预报,临震预报.
长期预报:长期预报:是指对未来十年可能发生破坏性地震的地域预报.它主要是根据当地的地震地质、历史地震活动背景及地球物理背景作出来的.长期预报主要是为国家或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地震重点监视防御区提供震情趋势依据,并为国家经济发展、国土利用等防震减灾工作提供参考.
中期预报:中期预报:是指对未来1-2年内可能发生破坏性地震的地域、强度进行的预报.它的依据是地区的地震活动情况及各种趋势性前兆观测资料.中期预报是为划分地震危险区、进行中期震害防御和地震应急准备工作提供依据.
临震预报的定义:对某地几天以内,在较小范围内可能发生的地震破坏性地震做出的预报叫临震预报.

专家说了,地震中远期预报,中国处于世界前列 !
但临震预报是一项世界性的难题.不准确的预报,给人们造成心理恐慌,扰乱正常的生活和工作;但突然降临的大地震,对毫无准备的人们来说,将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,所以,我国的做法是:宁可不报.
世人皆知的唐山大地震:.耿庆国又从气象角度研究短临预报的方法,1975年5月写了第一篇有关论文,在北京市地震队内外进行交流,正式提出地震前30天内的短期临震气象要素五项指标异常的概念、特征及其震例.他据此预测了唐山地震,时间在30天范围内,地点在京、津、唐、渤、张地区.
以下为引用:
“中国地震界都知道有一个“唐山杨”,是个敢说话的人.1968年,唐山市防震工作上马,杨友宸着手组建唐山地震监测网.几年间,他在唐山市区内先后建立了40多个监测点,各监测点都由专人负责,每天向他上报数据.虽然他没有被任命为唐山市地震办公室主任,但却是实际负责人.
  在40多个监测点中,有各厂矿监测台站,还有学校监测台站.虽然是一支业余监测队伍,但监测人员大都是本科生,不仅懂业务,也很有责任心.从1975年年底开始,各个监测点纷纷监测到异常情况.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的马希融、山海关一中的吕兴亚老师、乐亭城关中学(“文革”中称乐亭红卫中学)侯世均老师……一些监测者根据自己的测量、计算,都发出了唐山即将有地震的预报.1976年年初,综合唐山市40多个地震台、站的观测情况,杨友宸在唐山防震工作会议上作出了中短期预测:唐山市方圆五公里内,1976年7、8月份或下半年的其他月份将有5到7级强震发生.
  然而,眼看就要摸着大震了,组织上却通知杨友宸去干校劳动.就在大地震预计即将爆发的当口,杨友宸被迫离开了至关重要的地震预测岗位,只剩下两个业务不熟的人值班.
  “从1968年到1976年,千难万苦地铺了那么大的一张监测网,不敢眨一下眼,夜以继日地工作,都是为了抓到这次强震.可是,风风雨雨多少年,最终却没报出来.失去了24万人,惨哪!”面对张庆洲,老人哭了.苍老的脸上,泪珠滚落了一颗,又滚落了一颗.
  杨友宸的直白,将历史真相撕开了第一道口子.他的坦诚,也让张庆洲感到意外.
  “知道我为什么愿意和你说吗?”老人缓缓地说:“我年岁大了,身体不好.再不说,就来不及了.”
  “一边是县委书记的乌纱帽,一边是47万人的生命,反反复复掂哪.”
唐山大地震之前,各种预兆、科学参数都显示出有大地震要发生,但谁都不敢预测准确的发生日期,各路专家的预报都为了保证稳定的原因,被国家按住了没报.

唐山大地震中,有一个少为人知的“青龙奇迹”——距唐山市中心仅65公里的青龙县,在大地震中无一人伤亡.
  1976年7月,国家地震局的一行人到北京市地震队听取汇报.国家地震局以汪成民为代表的一批同志坚持认为大震将近,但他们的意见没有得到重视.在这种情况下,汪成民做了一次“越轨”行为——在全国地震群防工作经验交流会的晚间座谈上,把“7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、滦县一带可能发生5级以上地震”的震情捅了出去.
  青龙县科委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听了通报,从唐山火速赶回县里.7月24日,青龙县“一把手”冉广歧顶着摘乌纱帽的风险拍了板,向全县预告灾情.7月25日,青龙县向县三级干部800多人作了震情报告,要求必须在26日之前将震情通知到每一个人.当晚,近百名干部十万火急地奔向各自所在的公社.青龙县的人几乎全被赶到室外生活.
这一违反政府常规的做法,保证了在惨烈的大地震中,青龙县无一人伤亡.

可以预报,但是太不准,比天气预报还差,只有发生后才知道

应该是可以预报的,但是目前对于人类来说是个难题,正在攻克中。地球的地下构造太复杂,我们不能像气象局,弄个卫星啥的到天上,时刻观察着,地下的东西咱们看不见摸不着,所以比较复杂。

骗你的